April 15, 2014
Note to myself

从没想过会在今年与死神亲密接触。
浪总的母亲去世了,而我的奶奶也半身不遂了。
也许归根到底我还是个相信有老天的人吧,总觉这一件件事得是来给我的三十岁敲钟的。
浪总的母亲是电影学院的教授,辈分很高。
之前接触的次数虽然不多,却常常能感受到她的温暖。
那天在太平间,看到她的遗体,我没有流泪,但是心里五味杂陈。
一方面看到为死者画的妆太过浓艳,对死者颇有不敬。另一方面这场景太过压抑,排队吊唁的人们仿佛同样在排队走向死亡。
奶奶的事情也是一件对全家人冲击都颇大的事情。亲眼看着她这样一个女强人倒下,摧毁了很多人心里的那道屏障。
以前所有人都觉得有像她这样高寿的人在,应该自己也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现在这种幻觉统统消失了。
横亘在我们与死神之间的奶奶,倒下了。
每个人都不得不去想自己的老年,究竟会是什么样子。
终于放下思绪,专注于工作,然而这又不是我所向往的工作,太多利益勾连与冲突,太多人情世故。
看到一张张贪婪却又没有担当的脸,我却又能从它们背后看到嗷嗷待哺的孩童与眼神殷切的妻子。
我这个单身汉,无从指责。
我不愿走入任何一段关系,不愿拴住自己。
不愿因此而走向平庸,走向一切不得已。
走向妥协。
我不愿用可能来交换安逸。

于是我决定活得精彩,充分利用自己生命的每一分钟,读书、锻炼、感受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这一切。

至于其他,就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再说。

8:29pm  |   URL: http://tmblr.co/Z9w7ax1D9omqP
Filed under: Red's Poem 
Liked posts on Tumblr: More liked posts »